线上威尼斯赌博开户
人才招聘
 
 
人才招聘

真人线上赌博网站开户滤去了远逝的岁月

2017-08-20 15:25

 
  加减法
  
  高铁与其他车主要区别在于一个是快,另一个就是行车位置居高临下。
  
  因为这高,便感觉你坐的这车穿行在半空中,天空在你的眼里也呈现了立体的感觉。一朵朵白云就漂游在你的车窗前,云朵有远、有近,有高、有低,有大有小。仿佛伸手就能摘取入怀。
  
  因为这高,满目的金黄乡野,五花的树林,匍匐多情的大地,以更广阔、更饱满的画面呈现在你的面前。
  
  蔚蓝的天宇,秋风染遍无垠原野,铺陈的美景合着耳边的美妙音乐,高铁如鸟,载着我欢娱的心情,一直向着营口飞翔。
  
  营口有老刘、三十年前我的同学,她邀请我们去她那游玩。
  
  此时,是我一个人从吉林始发。我知道,周杰将在长春上车,李哉等同学将从通化启程,我们相约奔赴一个目的地---营口。
  
  发了一则短信给李哉,告之我乘坐的高铁已经启程。李哉是我们的班长,他迅速回复,我们已在途中,晚上见。
  
  脑际中不断闪现今天将见面的这些同学的面容,虽然之前见过几次面,但现在想起来还是年轻时的样子。误认为时光在倒流,定格的同窗之情又似乎从追梦的路途开始。三年的求学时光,同学之间真挚的、幼稚的情感和经历一章一节如白云一样在我的眼前漂移。
  
  经历了大半生,沉淀下来的除了亲情,同学之情还是历久弥新。
  
  想象着晚上的又一次同学聚会,腕上的手表颇有风度地踱着绅士的步子,丝毫不理解我急于见到同学的心情。
  
  三个小时后,营口东站到了。我睁大了双眼寻找长春来的周杰。她已先我两个小时下车。途中老刘就微信给我,周杰已到,她执意在车站等你。
  
  在出站口,我一眼就看到了周杰。
  
  她背着双肩包,在巨大的车站面前、在嘈杂喧闹的人群中,她显得那样的孱弱。她默默地站在那个角落,两个大眼睛温和地落在人群里,我知道她在寻找我。两个小时的等待,她丝毫没有显露出急躁,依然是静静的。我喊了周杰的名字,她也看到了我,我看到她马上面露出喜色。我走近她,搂住了她的双肩。她愿意等我这么久,而我也喜欢她等我。
  
  营口东站距离市区很远,33路汽车要运行半个小时。
  
  按着老刘电话指引,在老刘居住的小区,我们远远地就看见了站在那等待我们的老刘。三十几年了,老刘身材不变,笑容不变,嗓门不变。
  
  老刘的家整洁温馨,茶几上摆满了水果和点心。一看就知道她为我们的到来做了精心的准备。来同学的家,没有拘谨,没有客气。随便地躺在沙发上,格外舒爽。
  
  到了这个时候,下午五时,我们已经聚集了三个人。
  
  老刘的手机不断地报告着通化、沈阳方向同学到来的消息。
  
  七点,老刘下楼接来了通化的同学。当楼梯上想起了杂沓的脚步声时,我打开了房门,兴奋地喊“欢迎”。
  
  班长说“也不是你家,你喊啥欢迎”门里门外一片笑声。来的是李哉、李桂华,更让人高兴的是,李哉还请来了我们共同的朋友才华横溢的安兄。拥抱、握手,那拥抱、那握手加长了一点点时间,加大了一点点力气。
  
  房间里漾出了欢乐,漾出了热闹,漾出了不可言状的情感之澜。
  
  夕阳的光从窗口撒进室内,一缕明亮,一缕淡黄。那曾经年轻鲜亮的脸在光亮里显现出了皱纹和岁月的沧桑。
  
  已经是六名同学了。
  
  姚淑荣自沈阳八点最后的到来,加法到此结束。七名同学到齐。
  
  灰色的夜,轻柔的风,窗外的一切,我们都浑然不觉了。室内,那明亮的灯光下,那雪白的墙壁边,那有丰肴的餐桌上,那白色的酒、那红色的酒......那曾经飘忽不定的亲切面容如今不仅真真切切地在眼前、也真真切切地沉醉了......沉醉在真情里、沉醉在欢声笑语中。
  
  自此,我们开始了为期四天的欢聚游览。我们游了营口的老街,我们看了辽河入海处,我们参观了营口西炮台,我们观光了据说是亚洲最大的广场......人说,旅游,风光固然重要,更重要的是看你和谁同游。今天,我们游览风光并且旧友相聚,那该是多么美妙的事啊。
  
  李哉,我们的班长大哥。他以他的人品、才学、修养、睿智从学校开始到现在继续征服着我们。我们信任他、尊重他,也喜欢和他开玩笑。老刘给我们包鲅鱼馅饺子,第一锅饺子煮出来了,李哉大哥站起来说了一句“吃饭”就先吃了起来,边吃还啧啧称赞“好吃、好吃”他就是有大哥的范儿,而我们这帮女生,心甘情愿地眼巴巴地吞着唾液边继续包饺子边看他吃。
  
  老刘、刘昱旻。性情直爽,敢说敢做。三十几年不变的是她的风风火火性格。这次又着实的让我们认识了她的真诚和热情,让我们领教了她的机敏和能力还有她思想的高度。从不知道她还会哭,这次,说起疏于对孩子的了解和爱,她潸然泪下,谈到几十年的沧桑离别,她眼里有亮晶晶的泪花闪现。离别前的那天晚上,她唱起了幽默诙谐的歌“女人是老虎”情之所至的狂放,她脸上是笑,我分明看见了她眼里的泪水......
  
  李桂华,因为比我们大了几岁,更喜欢叫她大姐。她永远是那样的稳重和成熟。她用她那寂静的心情品味生命,给世界一个贤淑的微笑。走在去营口老街的路上,她突然双手环胸喊道“呀,我忘了穿胸罩”哈哈,大姐,我发现了她那狡黠的幽默。
  
  周杰,当年的宣传委员,一手漂亮的钢笔字。如今独自撑起了家里的一片天。依然顽强。依然穿衣有术,新潮、休闲、有品位。几天来,外出大家的事宜都是老刘和她跑腿。
  
  小姚,当年的一曲苦菜花惊艳全校。小姚当真是苦菜花吗?贫穷、疾病依次来造访她。可她居然鲜活依旧、继续生长。小姚用手缝制的绿色裤子就像她旺盛的生命一样亮丽。在营口,她帮助我们选择一块又一块花布,缝制生活。
  
  ......我们的同学,当年如花似玉的容颜、当年无忧无虑的年龄,走过了三十几年,分别都经历了岁月的洗礼。有欢喜,有收获,有忧伤,有眼泪。望着他们,我的心底滋生了欢喜还有酸楚,还有疼惜......
  
  欢乐的几天过去了,结束了这次聚会。这天上午的八点,李哉大哥和通化的同学先告别下楼离去。我没有送他们。转身站到了窗前,久久地低着头。周杰走到我身后,轻轻地说“别那么在意分别,就当做很普通的一件事吧”
  
  我点了点头。
  
  七个人剩下了三个。
  
  九点,老刘把我和周杰送上了出租车。
  
  七个人剩下了我两个。
  
  我和周杰乘坐同一列高铁呼啸着、风驰电掣地离开了营口。
  
  我想到了老刘。对一个整洁干净的房间来说,七个人几天相聚无疑是一场浩劫。刚刚还热闹的房间,可能还残留着同学的体温。刚刚回家的老刘肯定在打扫房间,她是如释重负的解脱呢,还是热闹后孤独的痛苦?就老刘,我知道是后者。
  
  长春车站到了,周杰下了车。
  
  又剩下了我一个人......
  
  第127章默认分章[127]
  
  艺术地逢迎自己
  
  ——读李秋菊《挑拣美丽》
  
  黄国贞
  
  秋菊,依然清新地绽现在你面前。
  
  小资女人,仿佛刚刚走出斑驳的巷陌,去朝圣这一天的美丽生活。你见她或是艳丽的花色裤子配一袭青衣,或是飘逸的薄衫混搭著乞丐短裤。天凉时,丝巾的五颜六色会让你沉陷不已。长长的背兜疙疙瘩瘩的软皮黑面,是她装载自己的外在行囊。更有骨子里透出的独特味道,滋养出一种区别于常人的气质。
  
  且行且停的慢生活节奏。
  
  如她的文字,一字一句地张扬著属于自己的旗帜。
  
  这是你在秋菊《挑拣美丽》封底为她写的只言片语,从中可以读出激情绽放的光彩,更读出其渗透的思想晶片,纷扬在字里行间,闪闪烁烁。那是她挑拣出的生命、人生与生活的一个个精彩瞬间,剪裁出的魅力景色,以此美丽自己,温馨世界。
  
  艺术地照管生命,逢迎自己。这是秋菊最大的特点。
  
  如果逢迎他人,那是世俗的卑琐与浅陋。如果逢迎自己,那是给生命加分。
  
  这样想,肯定没错。
  
  认识秋菊已有20多年,当时她在政府机关环保局专业报做编辑记者,从采编到印刷,每天不厌其烦地与文字打交道。你的一些小稿在她的编辑下变成油墨,那年代白纸黑字在报上发表是个很大的事儿,一次次的惊喜,带给你快乐。
  
  即便此后出了几本书也没这样的感觉,但那时的记忆却留在了心底。
  
  秋菊的《挑拣美丽》出版,她第一个挂电话告诉你,竟至喜极而泣。多年的文字终于编撰成书,这个过程太漫长。她的文字早该整理出版,但她挑剔的个性,在经年的故事里,不断地过滤挑拣,拿出来晾晒的一定是最好的东西,经得起推敲,呈现出美丽的一面。
  
  “美丽是刻意避开丑陋挑拣出来的。”
  
  这句话是秋菊在后记中,通过镜头扫描得出的结论。乡下的村落显然没有适合装点她心灵空间的美感。在她来讲,那是不断转动的镜头避开了所以的污秽杂乱而巧取的角度。如不认真构思与拼接,根本没有美可言。
  
  在人们赞誉她挑拣出这种美的时候,她想到了人生,想到了社会,想到了世界。
  
  专注地发现美好。这样子的生命态度,还有什么能够阻止她行走的脚步呢。
  
  “黑夜和白昼是用时间计量,不是用里程计量的。”
  
  《夜行车》里的情绪,随意地转动著思想的轮子,引发出那多的经典意念。读她的文字,你会在她无意设置的场景里饱受熏陶,仿佛一次哲理课一样,她会给出无数的经过筛查后的积极想法,现实与虚幻之中那种向上的力量让你受用,而这些曼妙的感触却是在生发的同时一丝丝蔓延著的。
  
  思想上的行走,每时每刻在她脑海的波段里。永不停歇。
  
  艺术地活著自己,内外兼修。
  
  潜移默化这东西了不得,秋菊是在自身环境里走进了独独属于自己的世界。这便是,艺术地活著。不仅仅是外表,且从里到外地逢迎自己的想法。
  
  有时,浪漫气息就浮搁在那里。引诱你追随,大有绝不放弃架势。
  
  《丢块手帕到风中》,够浪漫的。这题目。
  
  而当你走进去却一步步沉陷,细小的一件事大可透出沧桑的味道,因此她说,她痛恨岁月,是岁月无情把美好的雕琢弄得面目全非,引申出了无奈。
  
  自然规律面前的妥协,在精神上依然我行我素。
  
  这就是秋菊。
  
  《我的木屋》中,从渴望宁静、安适、恬淡生活的透明心思,到灵魂与思想没有固定居所。表明著时间、环境与心境的变化。读来甚是感慨。当浪漫的东西无法把握,就让它重现在文字里,放在那儿。
  
  也是一种艺术的形式。
  
  《飘雪的夜晚》、《婆婆丁开黄花》、《白天不懂夜的黑》、《醉里挑灯,打开一种震撼》。《流浪梦》由此看到成熟的美,荡漾在水似的年华,沉淀后浮生出境界的美,这样的过程一定是痛定之后的凝结,但你只看到了美。缠绵的美。
  
  注重外表的美,不时地打扮自己。人堆里,她的穿着不是最好,一眼望去便是可以挑拣出来的那种。个性的美,总给人清新的感觉。
  
  不一样,就是不一样。
  
  挑拣与挑剔,她的专注很苛刻。
  
  就从这本书说起,她用尽几乎半生的时间挑拣出自己认为最可心的文字呈现给读者,又用大块的时间一个个地过筛子。然后把她交给信得过的语文老师帮助挑拣,又让你帮助看上一遍,生怕出现纰漏和毛病。
  
  书进印刷厂的一个多月,她天天跟上班似的盯著。排版、审核,一再地校对,改正。封面设计,翻来覆去,不厌其烦地选择。不管他人怎样评说,总算达到了自己满意的效果。
  
  不好意思折腾打字员,她给人家买上水果表示自己的诚意。
  
  她说,我的文字分量没那么重,在开本上不能太大了。封面的题目也小得不能再小,不让它太过显眼,我担不起。书里书外透出小资的味道,这正是她想要的。
  
  为了她的想要,苛刻已经不重要了,些微的独断与专横实在是为了美丽而为。
  
  终于如愿以偿,她把自己的美丽奉献出来,交给岁月。
  
  形式与内容并重,自谦文字分量之轻。
  
  这本书的100多篇文章,浓缩了秋菊生命的调子,冷色中带著暖,暖色中带著亮,显眼之处是高光。没有过分的浪漫,也不去深刻地论理,而是在自然中反思、觉悟、警醒。
  
  有著朝圣的心态,滤去岁月之皱的糟粕,剩下的就是平静如许。
  
  这就是境界。放大美好的,穷其自在与质量的。
  
  境界里的秋菊应当是艺术地提取了生命的养分,用以逢迎自己。那灿烂的笑容足以抵消世上所有的阴暗。她是阳光的,阳光下的美绽放出夺目的光彩。
  
  无须挑拣,沐浴阳光。
  
  你心花怒放。
  
  第128章默认分章[128]
  
  游走于出世和入世之间